浦东生产线第一架ARJ21飞机首次生产试飞
来源:浦东生产线第一架ARJ21飞机首次生产试飞发稿时间:2020-04-05 17:08:55


而对于评分相同的病人,CNN说,该系统会将能挽救的“生命时长”作为进一步的考量因素,优先治疗较为年轻的病人。

据CNN介绍,上述评分系统采用8分制,患者得分越低,针对他们的护理优先级就越高。CNN说,其中四分根据患者在住院期间活下来的可能性进行评估;剩余四分则是在假设患者得以康复出院的前提下,根据其出院后的健康状况(生命时长)进行评估。

“在我们的从医经验中,这是第一次,必须平衡社区以及我们通常关注的个别病人之间的福祉。”CNN援引洛杉矶医生艾拉·拜奥克的话这样说。今天,中国驻法国大使馆官网发布文章《“自知者不怨人” ——一名中国驻法国使馆外交官对新冠肺炎疫情的观察》。

至于“中国延误论”,更是无稽之谈。去年12月,武汉出现不明原因肺炎病例,是湖北省中西医结合医院呼吸与重症医学科主任张继先医生第一个发现的。她于12月27日按程序向医院报告了其接诊的3例不明原因肺炎患者情况。12月30日,湖北省武汉市卫健委公开通报发现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病例。中国政府当天就派出了专家组赴湖北调查情况,前后共派出三批专家组。今年1月3日中方开始正式向世卫组织以及包括美国在内的世界各国及时主动通报信息。1月11日,中国疾控中心将5条新冠病毒全基因组序列上传网站,同全球和世卫组织共享数据。1月23日,中国宣布武汉“封城”。1月30日,世界卫生组织宣布新型冠状病毒疫情为国际关注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如果如此强烈的警报声还不能让一些人警醒,那他们就是一群叫不醒的“装睡人”。中国既没有掩盖疫情,更没有延误防控。1月23日武汉“封城”时,中国之外的病例仅有9例。而在一个月之后的二月下旬,疫情却在欧美大暴发。由中国、美国和英国的研究人员3月31日发表在《科学》杂志上的一篇论文称,武汉“封城”可能避免了70万人受到感染。这恰恰说明,不是中国延误了各国应对疫情,而是中国人民付出巨大牺牲顽强阻击和有效迟滞了病毒向各国的传播。可惜,中国为世界争取到的窗口期被白白浪费了。

张文宏提到,居家隔离时遇到最大的问题是心理问题,“非常恐惧,感觉得了这个病和世界末日一样。”

法国华人华侨会主席提问,法国医院只收重症患者,轻症患者居家隔离期间如何治疗?

2000多年前的中国先贤荀子曾说:“自知者不怨人,知命者不怨天;怨人者穷,怨天者无志。失之己,反之人,岂不迂乎哉?”说的就是西方某些人。

“如果大家在居家隔离期间想打电话给医生,但是没人接的时候,祖国的医生会理你。大家不要慌张,做好必要的防护。”张文宏说。【环球网报道】随着新冠肺炎患者大量涌入,全美重症监护病房对呼吸机的需求激增。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3日介绍了一种根据不同条件为病人进行评分的系统,就疫情期间而言,该系统可以帮助医生在不断涌入医院的众多患者中决定“谁可以使用呼吸机”。不过CNN说,该系统开发者、宾夕法尼亚州匹兹堡大学医学中心(UMPC)的危重病医学教授道格拉斯·怀特就此形容说,“这些是不可避免的悲剧性选择,不论哪一种选择都是糟糕的。”

如何打破恐惧?张文宏建议,80%的人是不需要去医院的。第一,要有很好的心态。95%的年轻人,即60岁以下的人病死率是极低的,除非有基础疾病;第二,调节睡眠;第三,营养要调整好。张文宏强调,有一种情况需要去医院——有明显的肺部损害,即表现为力气不够。“做一点点家务事,就觉得力气不够了。这个信号是很明确的,要立即就诊,接受氧气治疗。”

为什么这时候炒作“低估死亡人数”的说法?当前欧美国家疫情飞速发展,感染人数呈指数级增长态势,死亡人数也在惊人地增加。截止目前,美国确诊病例已超过30万,死亡8000多人。疫情发展令许多西方人忧心忡忡,也令其反思为什么中国能控制住,他们却做不到?“低估数据论”能让某些政客、媒体心安理得地为本国控制不住疫情、病例增加速度之快、死亡人数之多找到合理的理由。